lol电竞投注

人物|政治世家的“异类”:河野太郎的“首相

来源:本站作者:admin 日期:2021-10-07 浏览:

  当地时间2021年9月10日,日本东京,日本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举行记者会,正式宣布参加将于29日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本文图片均为人民视觉 图

  河野太郎在竞选时曾打出“改变自民党,改变政治”口号,对于一些人来说,经验丰富、拥有直言不讳的性格、敢于挑战“派阀政治”的河野是自民党中少有的政治人物,其未来的发展值得瞩目。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河野太郎因其性格与官僚屡曝冲突、不被自民党资深人士所喜,当中存在的“不稳定因素”也足以令人担忧。

  回顾过去,着眼未来,这位“特别的政治人物”曾有过哪些改变、哪些“突破”,曾带给日本什么,又曾面临哪些质疑?

  河野太郎出生于日本著名的政治世家之一,其祖父河野一郎曾担任过副首相、建设大臣、农林大臣等多个政府要职,其父河野洋平曾任自民党总裁、副首相兼外务大臣。

  “高三时,心意已决的我向父亲坦言自己想前往美国的心愿……反对这一决定的父亲将我带到美国大使馆的一个派对上,让我用英语和外交官们对话。”河野在其于今年出版的书籍《推动日本向前进》中写道,当时,在派对中的人都劝他从庆应毕业后再前往美国深造,面对这一场景,原本反对的父亲居然一改心意对他说道,“全员都对此如此反对,反而更有意思了。你去吧。”

  在父亲的支持下,河野从庆应辍学,在麻省努力学习英语之后,顺利考入美国乔治城大学比较政治学系。期间,他曾在大三时期在波兰的交换过程中,在拜访时任波兰议长瓦文萨(于1990年当选波兰总统)时因没带护照被警察拘留,也曾在美国国会议员的事务所中实习,早早便接触了政治选举的过程。

  大学毕业后,河野太郎进入富士Xerox株式会社工作,先是负责市场及竞争对手的战略调查,后又被调到规划部,担任首位日本远距离卫星办公室的实验现场负责人。此后,他只身前往新加坡分社工作,在此期间几乎跑遍了所有亚洲国家。

  1993年,河野太郎进入自己家乡的一家机械部品公司,在那里负责海外事业。在老家的工作过程中,河野进入了当地的青年议会,通过参加各类活动,进入政坛这一想法也在他心里渐渐萌生。

  “大家早上好!我是河野太郎!请大家路上小心!”1995年11月,在神奈川县茅崎站北口,上班高峰期总有一个男子拿着喇叭重复着这句话,持续了一个月以上。

  这是1995年河野太郎首次竞选国会议员时,呼吁民众支持的场景。河野在其书中回忆道,他每天至少有两小时在喊着同样的台词,曾被路人无视,也曾被人批评“一大早的不要在这里大喊”。但在其日复一日的努力之下,河野成功地让大家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并于次年当选国会议员。

  说起那年决定参选的契机,河野太郎回忆道,当时,正值1994年日本引入新选举制度时期,在小选区制度的实施之下,河野所在选区尚未有现职议员作为候补参选。“若想要从政,便是现在。”在青年议会的前辈及同僚的鼓励下,河野辞去公司职务成立事务所,决定全心全力准备选举。

  对于河野的当选,新华社报道曾指出,在日本政坛,父子同堂或子承父业的政治家并不鲜见,但河野父子的冷静与睿智却赢得了日本各界的瞩目。尽管如此,河野洋平与河野太郎在政见和立场上并不完全趋于一致,河野似乎也未有过“依靠”父亲的想法。在选举过程中,河野曾强调,“这是河野太郎的选举,与河野洋平无关。”事实也确是如此,在此后的政治生涯内,河野太郎与河野洋平曾在数个议题上政见不一,甚至发生过二人在国会外务委员会中争吵的场面。

  但河野太郎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他在父亲罹患肝炎,甚至有癌变危险的情况下毅然决定进行肝脏移植手术、“捐肝救父”一事曾成为一段佳话,并受到了很多日本民众的敬佩。

  “在学生时期,我每天早上都会阅读《华盛顿邮报》,但在那上面,我几乎看不到‘JAPAN’的字眼……但日本报纸中,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出现的频率却很多。”河野太郎在《推动日本向前进》中回忆道,尽管时任美国驻日大使曼斯菲尔德曾提过“日美关系相当重要”,但大学时期的他仍从两国的报道中感受到了极大的差距。

  “必须要做点什么。”河野写道,这或许也是他从政的最初契机。因此,自初次当选议员时,他就主动提出要进入众议院外务委员会,而在安倍政府就任外务大臣期间,他更是将自己的长处发挥到了极致,刷新了日本外务大臣历史上的“多个纪录”。 自2017年3月就任外务大臣起到2019年9月卸任为止的770天中,河野太郎共出访了59次,到访123个国家或地区,共计出访达291日,平均每3天便有一天在国外。

  这前所未有的外交模式在河野卸任当时获得了颇多关注,尽管有批评人士将其频率称为“盖章式”出访,但河野也在其自传中指出,目前日本的外务大臣似乎被国会“过度束缚”,日本必须建立“外务大臣能够进行外交”的体制,需要参加各类会谈,积极向国际社会反映日本的立场。

  其成绩也受到了日本民众的肯定,在2019年的一项民调中,有超过70%的民众对于河野的积极出访给予了好评,上智大学教授在接受《每日新闻》的采访中指出,尽管河野太郎担任外务大臣期间仍存在部分不足,但从提升日本国际地位的角度来看,确实有突出贡献。专攻日本政治外交方面的博士生大井也对澎湃新闻()强调,河野担任的多个政府要职中,外务大臣时期的政绩“可圈可点”。

  除此之外,河野太郎在2002年担任时任首相小泉纯的政务官时期,就外务省针对外国国名、地名的统一化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也曾为保障民生,于2004年提出《消费者基本法》、2009年提出《法修正法案》。他更是在2020年担任防卫大臣时期,别出心裁地首次对自卫队闲置物品进行拍卖,也曾在菅义伟政府担任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时开设“官僚主义投诉”网上通道,在日本引起不小的反响。在数个不同的职位中,河野太郎一直结合自身经历和经验,与“改革”和“更新”二词深深挂钩。

  值得一提的是,河野太郎熟练运用社交媒体的能力也与一般不谙社交的日本政界高层人士不同。目前,在社交平台推特,河野已拥有超过240万粉丝,超过了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而其较为轻松的表达方式,积极与网友互动的态度也受到了较高的关注。多家日媒的报道也称,河野太郎的魅力在于“突破能力”及“传播能力”。

  “刚当选议员后,事务所的员工问我在议员会馆是否有自己的办公室,当时我回答称‘明天国会才正式召开,今天会分配吧’。”

  在《推动日本向前进》中,河野太郎写道,由于自己当时未从属于自民党任何派阀,当他前往议员会馆事务所询问办公室位置时,对方一脸震惊地回答道,“已经决定好了,你没和所属派阀联络吗?”

  与其他议员较为不同,“无派阀身份”的河野太郎对于国会的事务无法详细了解,在相关人士的介绍下,河野最终进入由前首相宫泽喜一担任会长的宫泽派。这条从政的“入门之路”看起来与一般日本政治人物大相径庭,似乎也预示着河野未来的“与众不同”,甚至可以称他为自民党的“异类”。

  尽管河野太郎在历任数个职位中都曾有过不菲的成绩,在民调中也连续数月位居榜首,但与此同时,他也面临了众多质疑之声。

  在自民党内部,由于河野提出的包括“去核电”、 赞成女系天皇、支持选择性夫妇别姓等主张,以及曾打出的“破除派阀政治”等口号都与主流意见相悖,导致多名党内资深议员都对其抱以否定态度。

  《每日新闻》就曾指出,永田町(日本政界代名词)的自民党议员中仍有对他“说话太随便”、“没有协调能力”的评价。就算是其所属派阀“麻生派”中,也有“为什么要支持‘那种人’”的呼声。

  而在担任政府要职期间,河野提出的政策及工作作风也多次受到非议。时事通信社报道指出,河野“引发争议”的言论不胜枚举,在担任外务大臣期间,他曾多次在被问及北方领土问题时拒绝进行说明,而在担任防务大臣期间,河野叫停“陆基宙斯盾”计划时,也因“实现准备不足”而受到党内批评。

  日本PRESIDENT Online网站报道称,担任防卫大臣时的河野曾突然在记者会上宣称“未来将100%利用再生能源”,使工作人员陷入慌乱,也有不少曾在防卫大臣期间与其共事的职员称他“听不进别人的话”、“我行我素”、“没有迂回余地”。

  而河野在菅义伟政府担任疫苗大臣时则是其遭受非议最多的一个时期。时事通信社报道指出,河野曾夸下海口要当“令和的(疫苗)运送者”,但却使疫苗供应一度面临停滞局面,导致了多个地方自治体陷入接种混乱。

  当地时间2021年2月16日,日本东京,河野太郎在记者会上宣布,日本于2021年2月17日启动新冠疫苗接种计划,率先为大约4万名医护人员接种。

  自出生政界名门的河野太郎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起,就有不少人对于他是否能胜任这一职位甚至于胜任首相进行讨论。《每日新闻》报道称,河野一郎及河野洋平皆曾与首相宝座失之交臂,河野太郎此次若能成为首相,也将填补河野一族的“遗憾”。

  但这一“遗憾”最终未能在此次选举中实现,尽管从第一轮投票中可见,河野在党内不乏支持,但支持声浪之下仍有疑虑。

  部分党内大佬及资深议员仍尚未肯定河野的“资质”,日本时事通信社曾指出,麻生派的干部曾怀疑,河野这样一个“不擅长集体生活”的人,是否真的能坐好首相这一位置。另有参议院干部担忧,在明年夏天的日本参院选举前,“河野政府”会不会已变得“摇摇欲坠”。

  但未来面对错综复杂的日本政坛、财阀林立的自民党内部,河野太郎又能如何应对、如何领导日本,似乎仍尚未能被部分人接纳。“河野太郎此次‘改变自民党,改变政治’的口号体现了他的勇气。但到底要改变自民党的什么?政治又要如何改变……根据改变的方式,自民党也可能会陷入‘更大的危机’。”政治评论家安积明子曾在其刊文中写道。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